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動態資訊  
 
新聞中心
 
>> 公司新聞
>> 動態資訊
 
 
 + 動態資訊
 
也談管理(管理者)的三種境界
 
  

王國維在《人間詞話》說:“古今之成大事業、大學問者,必經過三種之境界:‘昨夜西風凋碧樹,獨上高樓,望盡天涯路’,此第一境也。‘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’,此第二境也。‘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’,此第三境也。”王國維所謂的三境界,即人生首先要樹立目標,準確定位,然后便鍥而不舍,為目標而奮斗,最后的收獲定然是不期自至,水到渠成。學問大家信手捏來古人數語,便將治學的境界,描述得淋漓盡致。閑來無事,把玩大學問家之妙語,擊節贊嘆之余,心忽有所得:遨游學海,治學有這三種境界,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,逐步升華的過程,馳騁商場,治理企業,做管理又何嘗不是如此呢?且讓我試著牽強附會一回。

 

王國維認為治學第一境界: “昨夜西風凋碧樹,獨上高樓,望盡天涯路”。 這一句摘自北宋詩人晏殊的《鵲踏枝》:“檻菊愁煙蘭泣露,羅幕輕寒,燕子雙飛去。明月不諳離恨苦,斜光到曉穿朱戶。昨夜西風凋碧樹,獨上層樓,望斷天涯路。欲寄彩箋兼尺素,山長水闊知何處?”

如果按原詞解,是上高樓眺望所見的更為蕭颯的秋景,西風黃葉,離愁恨緒,山闊水長,彩箋尺素何達?描述的是一種惆悵的情緒。而王國維引用此句,則是斷章取義,可以解釋為:做學問、成大事業者,首先要有執著的追求,登高望遠,勘察路徑,明確目標與方向,了解事物的概貌。

而從事管理,作為管理者,在其長期的管理實踐中,也必經歷此“昨夜西風凋碧樹,獨上層樓,望斷天涯路”的階段。

許多人初為管理者,從事管理工作,雖也略知管理是何物,但大多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。初做管理者喜憂各半,高興的是,自己的社會地位有了提高,有了若干人成為自己的“部屬”;擔憂的是,如何指揮下屬,如何以全新的、站在管理者的角度看待以前所熟悉的工作,這一切都成了新課題。置身于新的崗位,心中難免忐忑不安。于是,一方面暗中觀察周圍的各級領導,學習他們的各種行為風格,不斷地揣摩、思索、領悟、實踐;另一方面,搜集各種管理學書籍,有空就研讀一番,希望能從中體悟到管理的“秘笈”,有些初級管理者覺得這些還不夠,希望更系統的學習管理理論,能從理論的高度來理解管理,把握管理。于是,就半路出家,讀MBA去了。然而,“書上得來終覺淺,雖知此事要躬行”,管理的實務不是三兩日便能修煉到家的。

這個時期的管理者,由于是初入管理的殿堂,對管理的規律并沒有切身的體會和把握,學了些管理理論也大都是生搬硬套,往往是東施效顰,唯書、唯上成了這時期管理者的通病。書上說企業建立內部治理結構才能形成有效的監督,提高管理效率,于是不管自己所管理的團隊的大小和實際管理績效如何,也想著如此這般地改造一番;某某前輩的一套生產管理制度據說很有效,于是也抄襲過來,依樣畫葫蘆地執行。這個時期的管理者大多認為很多管理方面的事情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不能輕易地改變,否則就違背了管理內在的科學性。這個時期,管理(者)左沖右突,雖然有點傻小子娶媳婦的憨樣,但是于管理卻是必須的,正是在這模仿、執迷(迷信管理科學)不悟、不斷實踐的過程中,管理門外漢管理者的心態與資格,才在這個階段慢慢的成長起來了。

 

王國維認為治學的第二境界:“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這一句摘自北宋詩人柳永的《蝶戀花》:“佇倚危樓風細細,望極春愁,黯黯生天際。草色煙光殘照里,無言誰會憑闌意。擬把疏狂圖一醉,對酒當歌,強樂還無味。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

原詞是表現作者對愛的艱辛和愛的無悔。王國維則別有用心,將“伊”大而化之,比喻成深愛和執著的事業、學問,以此說明成大事業、大學問者,不是輕而易舉,唾手可得的,必須堅定不移,經過一番辛勤勞動,廢寢忘食,孜孜以求,直至人瘦帶寬也不后悔。

管理的第二階段,或者說管理者的第二境界,也是如此,雖是衣帶漸寬,卻終不悔,這也說明管理漸入佳境,大有“我愛你,與你無關”之氣概。

隨著管理經驗的日益豐富,許多管理者掌握了一定的管理理論,但在實踐中卻發現理論與實踐有著不小的差距。特別是在我國,覺得中國人“很難弄”,管“理”不好管。這個時期,管理者反而常常自問,管理到底是什么?你說管理完全是中國的那套人情世故吧,有時用西方的一些理論、一些數據模型還真能解決問題;你說西方的管理理論很嚴謹、很有道理,拿來一用卻又驢唇不對馬嘴;你說將東西方的管理精華結合在一起,卻是說來容易做來難,最后水是水,油是油。正是在這管理的實務中,管理工作給管理者提出的挑戰,激發了管理者的興趣,因而也就樂在其中了。隨著對管理問題的思索更艱辛,更深入,此時的管理者漸漸地體會到:管理是一門科學,內在的科學規律不能違背;管理還是一門藝術,兵無常勢,法無常形,絕對不可拘泥于某套理論、某套方法;管理手段的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

  總之,這個時期的管理者,已遙望管理大家之項背,但大多還處在艱辛的探索和爬坡階段,同時,對管理也略有所悟,逐步形成了自己的一些看法。這對管理者來說,就好比登山,爬到了半山腰,峰頂在前,勝利在望,自然雄心壯志滿懷,加之所管理的團隊也欣欣向榮,心底油然而生“如欲平治天下,當今之世,舍我其誰也”的氣勢,自然“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”。

 

王國維認為治學的第三境界:“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。”這句引用自南宋著名愛國詩人辛棄疾的《清玉案·元夕》:“東風夜放花千樹,更吹落,星如雨。寶馬雕車香滿路。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。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。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”

辛棄疾此詞無關風月,借詞喻事,但王國維卻借用這句所表達的意境,說明做學問、成大事業者,到了最高境界,必須有專注的精神,反復追尋、研究,下足功夫,自然會豁然貫通,就能夠從必然王國進入自由王國。

管理到了這一階段,“管理”已經登堂入室,管理者也達到最高境界。這階段他們強調“以人為本,尊重規律”,把目光從“事”移到了 “人”上,到這階段,管理就是“以文化人,無為而治”。管理者則達到了“吾不爭,則天下莫能與之爭”的境界。

管理,不是無源之水,無本之木,必須依托資金、技術、制度、資源等等,最終實現利潤的最大化,但是這些都是死的,只有人是活的,這些“死”的東西必須通過人來使用、配置、運作,才能發揮出其效能來。所以管理的最終落腳點還得回歸到“人”上。“人”是管理之本,所有的管理措施、管理方法、管理思想、管理哲學都要符合人性。

管理到了這一層次,文化的、精神的作用在管理中自然會“隨風潛入夜晚,潤物細無聲”。企業文化產生的張力,無形之中,就會讓企業的管理者將“以人為本”作為考量一切管理措施的第一標準;作為員工,也會將遵守管理的各項規章制度變成一種自覺的行動。管理到了“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”的境界,自然也就到達古人所言 “隨心所欲而不逾矩”的境界。

 

 
 
 
 
 
返回首頁 |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| 留言板
  版權所有:中浩建設(遼寧)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    遼ICP備1020228
 
腾讯彩票